2018-05-10

以德為本

以德為本
有位師兄很喜歡發毒誓,動不動就說:「我若所言非真願下金剛地獄,你敢發誓嗎?」當別人不理他時,他便得意洋洋的說:「你們看!他不敢跟著我發誓。」一副勝利者的模樣。可是你們知道嗎?他從年輕時就是這副模樣了,發毒誓這種事情,對他來說比放個屁還容易啊!或許,正因為他喜歡發毒誓,所以感召到鄭師兄前來託夢!

鄭師兄也發過誓,請你們再看一次他的發露懺悔文:
師尊慈悲,一向抑惡揚善,不願道破,雖犯惡業者眾,但筆者自覺「解鈴還須繫鈴人」,自己犯了罪業,若不及時懺悔,下三惡道肯定少不了。
筆者深知因果不虛,這不是做了多少功德就可免的,就好比一桶清水,只要一滴毒汁,整桶水就不能喝了……。
(鄭師兄道理說得很圓滿,但事後卻又在網路上大罵自己的師父!)

這位師兄也是先去師父跟前求懺悔,但後來又違背誓言依然故我,這樣的人會有什麼好下場?師父不當眾揭穿你的假面具,已經是我佛慈悲了!但萬萬沒想到,他還順勢加碼演出,繼續騙人騙到底。就連富師兄都已經去問過師父,師父也明白表示他是妄語了,他居然還有臉指責他人不夠義氣!難道,不分是非黑白力挺他到底的才算是朋友?今日他若是還敢發毒誓,那老夫真的只好祝他一路好走了!鄭師兄生前為宗派做了不少事,犯戒一樣下地獄,他跟鄭師兄差不多,將來死後下地獄,大家應該不至於感到意外吧!

恭錄一段師父對「發誓」的看法:
今天的水供大法非常殊勝,第一句話要跟大家講的是,剛剛眼睛一閉,入三昧地的時候,很真實地看見「瑤池金母大天尊」。
在所有諸佛菩薩、所有同門面前,我敢這樣子講,我真實地看見了「瑤池金母大天尊」所放的毫光的光彩,非常莊嚴殊勝。
小弟今天不敢妄語,我是講今天所見非常真實,非常的奧妙,當我一看見時,心中就想,我的第一句話就是要跟大家講,「瑤池金母」真的出現在大家眼前。
以前我很少發誓,因為發誓有時候是沒有用的,很多人發誓到最後不了了之。有人發誓生生世世要跟著師尊,結果還沒有幾個月他已經跑走了。這發誓實在太隨便了。我實在不想發誓,但今天非發誓不可。我講了三次看到「瑤池金母大天尊」。如果我今天是妄語,沒有看到而講看到,隨便佛菩薩、金剛護法、所有的鬼神眾,要怎麼罰就怎麼罰。這樣夠清楚了吧!

一個行者可以隨便發誓嗎?一個行者可以隨便說自己見神見鬼嗎?師父這段開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們,不可以亂發誓,不可以隨便說自己見神見鬼,有沒有說謊,心知肚明,何必發毒誓呢?

再恭錄一段聖經經文《論發誓》給諸位大德參考:
「你們又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:『不可背誓,所起的誓總要向主謹守。』只是我告訴你們,什麼誓都不可起。不可指著天起誓,因為天是神的座位; 不可指著地起誓,因為地是他的腳凳;也不可指著耶路撒冷起誓,因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;又不可指著你的頭起誓,因為你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了。 你們的話,是就說是,不是就說不是;若再多說,就是出於那惡者 。

「 你們的話,是就說是,不是就說不是;若再多說,就是出於那惡者 。」這段經文說得真棒啊!是就說是,不是就說不是,何必多言?指天指地的發毒誓,這個人一定是惡人!

恭錄《論語》先進篇:
「子曰:『從我於陳、蔡者,皆不及門也。德行:顏淵、閔子騫、冉伯牛、仲弓。言語:宰我、子貢。政事:冉有、季路。文學:子游、子夏。』」

有人依據這段話,認為孔子有分科教學;也有人認為這是教學的順序,先教德行,次教言語,再教政事,最後教文學。姑且不去討論何種說法為真,但從這段話我們可以得知,德行是孔夫子所注重的一門學科,並非其他學問所可以取代的,自身德行修養才是真正的大學問啊!

你們要注意喔!千萬別被那些誇大不實的弘法人員或是師兄師姐給騙了啊!能見神見鬼,但不能見性,要這種神通有何屁用?會畫漫畫、動畫,也會講謊話,此人即使畫(話)的再美、再靚又有何用?學佛根本不用指天指地發毒誓,學佛之人不講道德,不講佛法,這些都是假的佛弟子啦!
附錄:
《佛說觀佛三昧海經》:「獄卒羅剎以鉗磔口,飲以烊銅,飲烊銅已迷悶躄地。」此段經文是佛陀解說十八飲銅地獄之殘酷與至苦至痛情形。
《佛說佛名經》:「吞噉鐵丸烊銅,灌口地獄,五內消爛,罪報懺悔。」同樣強調灌口地獄,罪報極度可畏,犯者應及時懺悔。
《忤逆猖狂失人道,烊銅鐵汁封妄心》:無間地獄有無數烊化鍋爐,晝夜不停毒火中燒,爐中銅液鐵汁,沸沸騰騰。鬼役一手提起罪犯身軀,一手高握輸管,將滾燙汁液灌入罪犯口中,銅液由口入喉,乃至內心,罪犯就地翻滾,痛苦哀號,一霎間,鐵汁融身,全身起火,慘不忍睹,呼天搶地,死而復生,生而復刑,萬劫千生,求出無期。

〈以上圖文、影像來自網路轉載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