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5-01

百惑不勞神

百惑不勞神
最近流行作夢,但老夫可沒三個夢,當然也不指望有人提點我,可是偏偏就有兩個大師兄要請我吃飯,吃飯就吃飯唄,還非得我回答什麼是「百惑不勞神」,花三百塊請我吃頓飯就得回答這個問題喔?老夫這下虧大了,怎麼專做這種賠本生意,呵呵!

我們來看四祖道信禪師與法融禪師的機鋒對話。
唐貞觀中,四祖遙觀氣象,知彼山有異人,乃躬自尋訪。問寺僧:「此間有道人否?」曰:「出家兒那個不是道人。」祖曰:「阿那個是道人?」僧無對。別僧曰:「此去山中十里許,有一嬾融,見人不起,亦不合掌,莫是道人麼?」祖遂入山。
※四祖向僧人問何處有修道之人,僧人回說出家人都是修道之人!顯然四祖不認同這種說法,因為並非現出家相就是修道之人,必需表裡如一啊!

對話一:
師問融曰:「在此作甚麼?」
融曰:「觀心。」
師曰:「觀是何人?心是何物?」
融無對,便起作禮曰:「大德高棲何所?」
師曰:「貧道不決所止,或東或西。」
融曰:「還識道信禪師否?」
師曰:「何以問他?」
融曰:「嚮德滋久,冀一禮謁。」
師曰:「道信禪師,貧道是也。」
融曰:「因何降此?」
師曰:「特來相訪,莫更有宴息之處否?」
融指後面曰:「別有小庵。」遂引師至庵所。
※四祖見到法融之後問了他三個問題。
一、觀心者何人?
二、心是什麼東西?
三、何處更清靜(淨)?
我們得反思,有可觀之人,可觀之心,這樣尚在二元對立之中,並不算開悟!這裡不夠清靜(淨),後面小庵更清靜(淨)些,也還在分別妄想中,不算開悟啦!

對話二:
遶庵,唯見虎狼之類。師乃舉兩手作怖勢。
融曰:「猶有這個在。」
師曰:「這個是甚麼?」
融無語。少選,師卻於融宴坐石上書一佛字,融睹之竦然。
師曰:「猶有這個在。」
融未曉,乃稽首請說真要。
※四祖和法融遶行小庵見虎狼隨行,四祖故意做了一個害怕的手勢,法融問四祖:開悟之人,為何心中還有個「怕」字呢?過了不久,四祖在法融的禪座寫個「佛」字,法融見座位上有個「佛」字不敢上座。四祖問法融:開悟之人,為何心中還有個「佛」字呢?真正開悟之人,一捨一切捨,若心中尚有一絲絲掛礙不名悟道人!

我們來看一下師父與僧人的對話吧!
僧問:「開悟,悟的是什麼?」
師答:「悟無所得,悟無所失。」
僧問:「這是口訣?」
師答:「過去、現在、未來。」
僧問:「我一直在參閱禪宗公案?!」
師答:「仍然是一個死漢子。」
僧問:「為什麼是死漢子?」
師答:「過些時日,便收拾你,乾乾淨淨。」
僧問:「未悟道時,是什麼?」
師答:「愛、別、離、苦。」
僧問:「悟了道又是什麼?」
師答:「愛、別、離、苦。」
僧問:「為什麼悟前、悟後都一樣?」
師答:「吃飯、睡覺並無不同。」
僧問:「什麼是悟後起修?」
師答:「百惑不勞神!」
僧向師父三頂禮。
師說:「連百惑不勞神也要捨卻。」
僧答:「明白、明白!」
僧曰:「今日一會,何似靈山,只這一問,如雷動乾坤。」;「亭前尚有竹冬秀,戶內無燈半夜明。」
師曰:「諸法寂滅相,當觀第一義。」

師父要諸位弟子參:「百惑不勞神,為什麼不勞神?」
以上就是兩位大師兄問老夫「百惑不勞神」的緣起。
我的解釋如下:
諸法因緣生,諸法因緣滅,緣起性空,能理解這番道理自然「百惑不勞神」,但,這還是對治法,故師父說:「連百惑不勞神也要捨卻。」這樣才算是真正的修道人!四祖道信禪師用巧妙的機鋒點撥了法融禪師,所以法融禪師成了四祖的法嗣,這是繼五祖弘忍之外,另一條重要的法脈。(註一)
出了家就要做到真正的放下,放不下世俗的名利,縱使你有很高的頭銜,那還是虛幻不實!千萬不要指望高層「提點」你,反而,要多留意師父「點撥」,其實名位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否與道合一!(註二)
註一:
牛頭宗,佛教禪宗派別之一,旁出於三論宗。始於法融大師,相傳為四祖道信法嗣,是禪宗的旁支。
註二:
《提點》
1.官名。宋始置,寓提舉、檢點之意。掌司法、刑獄及河渠等事。
2.提醒指點。

〈以上圖文、影像來自網路轉載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