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2-21

驚天一喝

驚天一喝
我們都知道有五種罪行是很難獲得赦免的,這便是所謂的五逆罪。
一殺父。
二殺母。
三殺阿羅漢。
四出佛身血。
五破和合僧。
依《大乘義章》卷七說:「殺父最輕,殺母次重,殺阿羅漢罪復轉重,出佛身血罪更重,破和合僧罪最重。」

只要犯下其中一種,必定下無間地獄,故謂之無間業。犯五逆罪的人不可以受出家戒,若要往生淨土,除非做了極大的懺悔。

佛教將殺業排在第一,如《阿難問事佛吉凶經》云:
佛言:「阿難!善惡追人,如影逐形,不可得離。罪福之事,亦皆如是,勿作狐疑,自墮惡道!罪福分明,諦信不迷,所在常安;佛語至誠,終不欺人。」
佛復告阿難:「佛無二言,佛世難值,經法難聞,汝宿有福,今得侍佛。當念報恩,頒宣法教,示現人民,為作福田,信者得植,後生無憂。」
阿難受教,奉行普聞。
阿難復白佛言:「人不自手殺者,不自手殺為無罪耶﹖」
佛言:「阿難!教人殺生,重於自殺也。何以故﹖或是奴婢愚小下人,不知罪福;或為縣官所見促逼,不自出意,雖獲其罪,事意不同,輕重有差。教人殺者,知而故犯,陰懷愚惡,趣手害生,無有慈心;欺罔三尊,負於自然神,傷生抗命,其罪莫大!怨對相報,世世受殃,無有斷絕。現世不安,數逢災凶;死入地獄,出離人形,當墮畜中,為人屠截,三途八難,巨億萬劫,以肉供人,未有竟時,令身困苦,噉草飲泉。今世現有是輩畜獸,皆由前世得為人時,暴逆無道,陰害傷生,不信致此。世世為怨,還相報償,神同形異,罪深如是!」

佛陀說,自殺不可,教唆他人殺更不可!但,如果有位大禪師不但要你們殺,而且是大殺,特殺,連父母眷屬也要殺的一個不剩方能悟道,試問,會有幾人相信呢?

臨濟宗義玄禪師師承南嶽懷讓、馬祖道一、百丈懷海、黃檗希運等諸大禪師,以機鋒凌厲,棒喝峻烈的禪風聞名於世。我們來看這位大禪師如何教導世人「解脫」,各位看倌可別從椅子上跌下來喔。
恭錄《臨濟錄》經文如下:
道流!佛法無用功處,只是無常無事,屙屎送尿,着衣吃飯,睏來即臥。
道流!你欲得如法見解,但莫受人惑,向裏向外,逢着便殺。逢佛殺佛,逢祖殺祖,逢羅漢殺羅漢,逢父母殺父母,逢親眷殺親眷,始得解脫,不與物拘,透脫自在。
道流!夫大善知識,始取毀佛毀祖,是非天下,排斥三藏教,罵辱諸小兒,向逆順中覓人。
這便是大禪師的「喝」,雖然嚇人,但有深義啊!

近日有某位上師問老夫,師父說:「有無見性,一字便分曉。」請問這一字是那個字啊?
先來看幾個臨濟錄記載的故事:
上堂,有僧出禮拜,師便喝。
僧云:老和尚莫探頭好。
師云:爾道落在什麼處。
僧便喝。

又有僧問:如何是佛法大意。
師便喝,僧禮拜。
師云:爾道好喝也無。
僧云:草賊大敗。
師云:過在什麼處。
僧云:再犯不容。
師便喝。

是日兩堂首座相見,同時下喝,僧問師還有賓主也無?
師云:賓主歷然。
師云:大眾要會臨濟賓主句,問取堂中二首座。便下座。

上堂,僧問:如何是佛法大意。
師豎起拂子,僧便喝,師便打。
又僧問:如何是佛法大意。
師亦豎起拂子,僧便喝,師亦喝,僧擬議,師便打。
師乃云:大眾!夫為法者不避喪身失命,我二十年在黃蘗先師處,三度問佛法的的大意,三度蒙他賜杖,如蒿枝拂著相似,如今更思得一頓棒喫,誰人為我行得?
時有僧出眾云:某甲行得。師拈棒與他,其僧擬接,師便打。

你們或許會覺得這一段經文很無聊,師徒你來我往的大喝有什麼意義呢?這就是禪宗高深的地方啊!就在你們伸腿瞪眼處悟道呀!如臨濟錄曰:「師問僧: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劍,有時一喝如踞地金毛獅子,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,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,汝作麼生會!僧擬議,師便喝。」人天眼目曰:「金剛王寶劍者,一切揮斷一切情解。」

你們無法開悟就是情解未解,師父那句「有無見性,一字便分曉。」,諸君是否覺得餘音繞梁,三日不絕呢?那是師父慈悲做獅子吼,切莫在文字上求解,若再追問,老夫只好賞你兩拳囉!

〈以上圖文來自網路轉載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