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8-30

無言薯條

無言薯條
有位客人到麥當勞點了一份無鹽薯條,可是店員卻拿了一包有鹽薯條給他,他拿去櫃檯換,店員只得輕聲的說:您現在很無言吧?老夫最近也常吃無言薯條,因為無言勝有言,對於那些無賴我又能說什麼呢?

一篇篇立意良善的文章被無賴們徹頭徹尾的胡亂解釋一番,很多同門問我:他們的動機為何?我總是這麼回答:一群連師父旨意都能曲解的弟子,你們還能指望他們幹出什麼正經事嗎?總之,貪名貪利,妄想入人於罪,其心可誅啊!

亦有某同門這樣問我:他們這樣迫害你,你會投入某某堂的陣營嗎?問這種話,我聽了也是無言。我的回答很簡單:你們沒搞錯吧!他要來跟我請教佛學才對吧!他的佛學程度有比我高嗎?哎呀我的媽啊!

這亦是同門修行中最大的誤區!
以為有神通力,就是第一名的行者。
以為有神通力,就等於是佛菩薩的分身。
以為可以見神見鬼,就是佛菩薩的代言人。
以上這些都是修行的誤區。

神通不敵業力大家沒聽過嗎?「神通第一」的目犍連尊者,他是怎麼死的?他是被外道亂石砸死的。你們說這個神通第一,就這樣死於非命了,這那裡算是第一呢?佛陀時代公認的「神通第一」都不敵業力了,那麼現代這些小小神通行者算得了什麼呢?

現在有很多同門喜歡強調自己是密宗的弟子,所以顯教那一套戒律可以不用理會了。請教諸位,師父是這樣教你的嗎?
師父說:
堪布對我說:「喇嘛們在三大寺只學習顯教的五部大論等,在三大寺完成了學業之後,才到上密院或下密院,或密教札倉學習密教。」
我恍然大悟,原來在西藏修持密法,必須先修顯教佛法十二年是真實的,最後才修密法八年,總計二十年的時光,才算「顯密圓通」。
假使你們今天四加行沒修,上師相應也沒修,本尊法也沒修,我現在就已經修金剛法,我已經修無上密了,我甚至於已經在修大圓滿了,這個就是躐等,跳級!
我請問大家,你們躐等,跳級了嗎?

有人問我:你為什麼不批評某位女上師?
我反問他:我為什麼要批評他?
我跟大家說個道理。
一、我未曾參加過她的法會,連一次也無。
二、我也不是所謂拜鬼、養鬼的受害者。
三、我根本不認識她。
請教諸君,我要用什麼角度,去評論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?

這位女上師號稱在本宗弘法三十餘年,但本宗宗務委員會成立於1997年十一月一日,迄今二十餘年,為何未曾善盡督導之責?據我所知,包含這位女上師及之前被開除的某男上師,他們二人都曾經是本宗宗務委員會的成員之一,如果真的一個養鬼害人,另一個貪污鉅款,那麼宗務委員會嚴重失職、失能難道都不用究責嗎?誠如台灣某上師所言:集體怠忽職守在先,只好集體推卸責任於後!

告訴大家: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躐等!
你真的是受害者,你出來做見證,那就是真實的見證;若你不是受害者也出來做見證,那你就是做偽證!
你若是金剛心菩薩法,上師相應法,本尊法已經全部相應了!這樣子,你才算是有根基的密教弟子,不然你還是得從顯教的基礎學起,動不動就說老夫不懂密教,我倒是要請問你:你密教相應到何種層次?
就算某女上師真的十惡不赦,告訴大家:你們還是得依教奉行,以戒為師。以髒話辱罵她,這可是戒律所不允許的!

大家要知道,修行不是搞政治,怎麼大家整天都在噴口水?莫要忘記!十善業裡頭有四條跟你們的嘴巴有關係,不妄語、不兩舌、不惡口、不綺語,你們只要不亂說話就得到了四十分;再加上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,那你們就有七十分了;如果還能不貪、不瞋、不痴,那你們便是一百分的行者。自己能得到幾分自知也,若再瞎扯,那老夫還是繼續吃我的無言薯條吧!

編註:
躐等(ㄌㄧㄝˋ ㄉㄥˇ),超越等級,不循次序。

〈以上圖文來自網路轉載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