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7-31

真的不想嘴

真的不想嘴
有位豕連大德可能腦袋有洞,不然,就是上次八八風災腦袋進水直到現在還沒乾,他居然跑去我的部落格偷了一些文章,然後拼拼湊湊就變成自己的「大」作,我想問這位豕連大德:你的臉皮是犀牛皮做的嗎?

以下茲將豕連大德荒謬的言論,說給大家聽一聽,笑一笑。
豕連大德說本人藉由護持師父因此飛黃騰達,名利雙收,這點實在很可笑!
我既沒有寺,也沒有堂,亦不賣佛教文物,何來名利雙收?
一個年過半百還得租屋過活的人,叫做飛黃騰達?
豕連大德可能沒看到上次人合、椲傑二位師兄在網路上酸我是個窮鬼吧?哈哈哈!
利在那裡?
當然沒囉!
名在那裡?
一樣沒囉!
貴賓名單從未出現過我的名字。
敝人從未坐過貴賓席。
請問豕連大德:
你真的有來參加法會嗎?
你真的是本宗的弟子嗎?

豕連大德說老夫顛倒,因為得不到師父印證,因此惱羞成怒,真有這麼一回事嗎?可見,豕連大德是一個大妄語者!師父有無印證我,你怎麼會知道?難道師父做任何事情都得向你稟報嗎?以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寫文章護持師父,那時我有說過任何一個人是鬼幫嗎?人家要不要出來寫,這是個人的自由,連師父都不敢像你這麼說,還是你是想爬到師父頭上當師公呢?師父召見過我,我也曾當面向師父請益二小時之久,豕連大德沒在現場就請別亂說。更何況,師父還私底下託一個法師告訴我,謝謝我寫文章護持他,豕連大德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的很,想把我塑造成鄭堯中第二,這才是你們這幫人的目的吧!

豕連大德說敝人是隻野狐,聽來的確可笑,他自己沒有底,還敢說我是隻野狐!我貼一段豕連大德的謬論給大家瞧一瞧:妙吉祥從過去的「大機大用」到現在毀謗三寶、佛性、自性的大顛倒,一點都不意外!因為他只相信自己的「主觀判斷」,否定了根本上師的「聖言量」,換言之,他比師佛還要大!

佛性不受毀謗,不增不減,不垢不淨,無來無去,豕連大德未開悟當然不懂!
恭錄一段經文,六祖壇經曰:「勸善知識,歸依自性三寶。佛者,覺也。法者,正也。僧者,淨也。自心歸依覺,邪迷不生,少欲知足,能離財色,名兩足尊。自心歸依正,念念無邪見,以無邪見故,即無人我貢高貪愛執著,名離欲尊。自心歸依淨,一切塵勞愛欲境界,自性皆不染著,名眾中尊。若修此行,是自歸依。」

豕連大德可能未曾讀過六祖壇經,師父也講過六祖壇經,他可能也連看都不看。惠能大師、根本上師都要我們歸依自性三寶,自性三寶可受毀謗這是豕連大德說的,不是惠能大師或根本上師說的。是誰,只相信自己的「主觀判斷」,否定了根本上師的「聖言量」?就是豕連大德這種騙死人不償命的冒牌貨呀!

請教諸位大德,我們可以用自我的主觀意識來判斷、解釋佛法嗎?是否你們也覺得自己比六祖惠能和師父的聖言量更高?「不學無術」便是豕連大德的最佳寫照,大家千萬不要上了這種佛騙子的當呀!

我為什麼要出來寫文章?其目的就是要破除像豕連大德這種既不讀經又無實修的邪見行者,說他是行者還算是抬舉他,他似乎比較像流氓,品性修養一點也無!

師父曾批評過一個居士的謬論。
這位居士這樣解釋佛法:
佛學——是佛陀傳承下來的法,法是不動的,無用的,《大藏經》放於書櫥或藏經樓閣,絲毫無益於眾生。
學佛——就是跟隨佛陀的腳步走,具備信心即可,修行就是要學佛,而不是佛學。

師父給他的評語如下:
我看了,真想笑罵他:
「幼稚園。」
「無聊。」
「自以為是。」
我對他說:「根本不對!」
我們曉得,在佛法中,任何佛學都和學佛有關,教理和修行有關,二者不可以分。佛學要我們信解,學佛要我們行證。真正的佛法中要學習信解,也要學習行證,我們的行證都由佛學來印證。
這麼粗淺的道理,這居士竟然不懂。

我們把那個居士的話改幾個字來看一看!
佛學——是佛陀傳承下來的法,法是不動的,無用的,《大藏經》放於書櫥或藏經樓閣,絲毫無益於眾生。
學佛——就是跟隨「根本上師」的腳步走,具備信心即可,修行就是要學佛,而不是佛學。(根本上師=佛陀)
信解行證,不僅僅那個居士不懂,就連本宗弟子及弘法人員亦是這種心態,認為佛學不重要,跟隨「根本上師」的腳步走就好了,再不行,就請師父加持加持就萬事OK了!師父何時要大家不用讀經?師父不僅鼓勵大家讀經,甚至規定弘法人員每天要讀經,試問有幾人謹遵師訓?

敬告諸位大德,以後再看到豕連大德這種爛文章,就別再傳來我這邊了,敝人,真的不想嘴!
你們直接回他師父那四句話即可!
「幼稚園。」
「無聊。」
「自以為是。」
「根本不對!」
編註:
豕(shǐ):豬,家畜之一。《詩經.小雅.漸漸之石》:「有豕白蹢,烝涉波矣。」漢.毛亨.傳:「豕,豬也。」
相關成語:
遼東白豕——本指遼東有頭豬生了一隻白豬,主人以為奇異,便想送去進獻,走到河東,卻看見很多白豬,於是羞慚地轉回了。
編按:白豬不稀罕,豬瘦了還是豬,沒什麼好獻寶的。

〈以上圖文來自網路轉載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