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6-07

不見不散

不見不散
我以前總有個疑問,為什麼已經修行成佛的菩薩,還會以菩薩的身份回到娑婆世界來度眾生呢?
例如《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羅尼經》記載:「觀世音菩薩,不可思議之神力,已於過去無量劫中,已作佛竟,號正法明如來,大慈願力,安樂眾生故,現作菩薩。」
又例如,文殊菩薩雖然現菩薩身,但在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世當中皆已成佛,如過去世號為「龍種上尊王如來」,現在世則為「歡喜藏摩尼寶積佛」,未來世則號「普現佛」,所以文殊又被稱作「三世覺母」。如《首楞嚴三昧經》載,過去久遠劫有龍種上如來,於南方平等世界成無上正等覺,壽四百四十萬歲而入涅槃,彼佛即今之文殊師利法王子。其出生亦如人類一樣,如《文殊師利般涅槃經》謂,此菩薩生於舍衛國多羅聚落梵德婆羅門家,生時屋宅化如蓮花,由其母之右脅出生,後至釋迦牟尼佛所出家學道。此外,亦有說文殊菩薩為諸佛菩薩之父母者。

居士中亦有佛的化身,在佛教中,維摩詰居士是金粟如來的化身。他來到娑婆世界,化身在家居士,襄助釋迦牟尼佛弘揚佛法。於過去世第三十一劫毗舍浮如來之時,曾為釋迦牟尼的兄弟。

那麼大家心中是否有個疑問,佛是大覺的果位,但他們為何又以菩薩或是居士的身份來到娑婆世界,這樣算是退轉嗎?但從經文看來,佛菩薩乘願再來,他們的表現往往異於常人,不像是退轉呀!

例如在【維摩詰所說經註疏卷中】文殊師利與維摩詰有精彩的酬對!
文殊師利問疾品第五
爾時。佛告文殊師利:「汝行詣維摩詰問疾。」
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。彼上人者。難為酬對。深達實相。善說法要。辯才無滯。智慧無礙。一切菩薩法式悉知。諸佛秘藏。無不得入。降伏眾魔。遊戲神通。其慧方便。皆已得度。雖然。當承佛聖旨。詣彼問疾。」
白話譯文:
這時,佛陀告訴文殊師利:就由你帶領大家去維摩詰居士那裡探病好了。
文殊師利:佛陀啊!這位大居士,不是一般人呀!他已經了悟「實相」,善巧方便,辯才無礙,以種種方便廣度眾生。他能神通任運,掃除眾生心中的障礙,承居士度化的眾生為數眾多啊!他的程度不是一般行者可以應付的,今天就由我帶領大家去探望維摩詰居士吧!

爾時,長者維摩詰心念:「今文殊師利,與大眾俱來。」即以神力,空其室內,除去所有,及諸侍者;唯置一床,以疾而臥。
白話譯文:
此時,維摩詰居士已經知道文殊師利一行人要來探病,於是運用神通力清空了臥室及其侍者等,他就躺在床上等他們。

文殊師利,既入其舍,見其室空,無諸所有,獨寢一床。
白話譯文:
文殊師利一行人進到室內,只見一張床,維摩詰居士就躺在上面。

時維摩詰言:「善來,文殊師利!不來相而來,不見相而見。」
白話譯文:
維摩詰居士:你們來囉!文殊師利,沒有人來的來,沒有見面的見喔。

文殊師利言:「如是!居士!若來已,更不來;若去已,更不去。所以者何?來者無所從來,去者無所至,所可見者,更不可見。且置是事,居士!是疾寧可忍不?療治有損,不至增乎!世尊慇勤,致問無量,居士是疾,何所因起?其生久如?當云何滅?」
白話譯文:
文殊師利:對啦!大居士,若是已經來了,就不用再來,若是已經去了,更不會再去囉!所謂,來無來處,去也無去處呀,故來、去之相皆不可見啊!大居士,這就暫且不討論了。佛陀差遣我們來探望大居士,不知您的身體好些了嗎?治療的效果好不好?這個病因何而起,會生病多久,如何令其痊癒呢?

維摩詰言:「從癡有愛,則我病生;以一切眾生病,是故我病;若一切眾生得不病者,則我病滅。所以者何?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,有生死則有病;若眾生得離病者,則菩薩無復病。譬如長者,唯有一子,其子得病,父母亦病。若子病愈,父母亦愈。菩薩如是,於諸眾生,愛之若子;眾生病則菩薩病,眾生病愈,菩薩亦愈。又言是疾,何所因起?菩薩疾者,以大悲起。」
白話譯文:
維摩詰居士:從癡心而有愛戀,那麼「我執」的病就升起囉!所以一切眾生的病都是因為「我執」而起,假使一切眾生都不生病了,那麼「我執」的病就此消滅了。為何是這樣呢?菩薩為了度眾生而入生死輪迴,有生死當然就有病!假使眾生全都脫離六道輪迴,「我執」沒了,菩薩就不用再來受生死輪迴了!例如父母為了愛子,寧可忍受生死的痛苦;菩薩一樣視眾生為愛子,你們受苦,菩薩不忍心你們獨自忍受,一定會下生娑婆世界來救你們。所以,菩薩是因為大悲心而病,你們的病好了,菩薩的病也痊癒了。

文殊師利言:「居士此室,何以空無侍者?」維摩詰言:「諸佛國土,亦復皆空。」又問:「以何為空?」答曰:「以空空。」又問:「空何用空?」答曰:「以無分別空故空。」又問:「空可分別耶?」答曰:「分別亦空。」又問:「空當於何求?」答曰:「當於六十二見中求。」又問:「六十二見當於何求?」答曰:「當於諸佛解脫中求。」又問:「諸佛解脫當於何求?」答曰:「當於一切眾生心行中求。又仁所問:何無侍者?一切眾魔,及諸外道,皆吾侍也。所以者何?眾魔者樂生死,菩薩於生死而不捨;外道者樂諸見,菩薩於諸見而不動。」
白話譯文:
文殊師利:大居士的房間為什麼空空的,沒有半個侍者呢?
維摩詰居士:全部的佛國淨土亦是「空」啊!
文殊師利:以什麼稱為「空」呢?
維摩詰居士:以空性稱為「空」啊!
文殊師利:既是空性何須稱為「空」呢?
維摩詰居士:以空性無分別,故稱為「空」啊!
文殊師利:「空」可以分別嗎?
維摩詰居士:分別還是「空」啊!
文殊師利:如何證得空性?
維摩詰居士:在六十二見中求取。
文殊師利:如何在六十二見中求取呢?
維摩詰居士:學習諸佛菩薩,在六十二見中求取大解脫啊!
文殊師利:諸佛菩薩的大解脫在何處求取呢?
維摩詰居士:應當於一切眾生的心中,行為中求取。剛才您問我,為什麼連一個侍者也沒有?您知道嗎?一切天魔外道都是我的侍者。為什麼我這麼說,眾天魔外道喜歡生死輪迴,菩薩不忍心見到他們生死輪迴;眾天魔外道喜歡邪見,菩薩於邪見之中如如不動。

文殊師利言:「居士所疾,為何等相?」維摩詰言:「我病無形不可見。」又問:「此病身合耶?心合耶?」答曰:「非身合,身相離故;亦非心合,心如幻故。」又問:「地大、水大、火大、風大,於此四大,何大之病?」答曰:「是病非地大,亦不離地大;水火風大,亦復如是。而眾生病,從四大起,以其有病,是故我病。」
白話譯文:
文殊師利:大居士的病,是何等相貌呢?
維摩詰居士:我的病沒有形象。
文殊師利:此病是與身體合,還是與心靈合呢?
維摩詰居士:不是與身體合,不是與心靈合,離身心二相,身心如幻不實啊!
文殊師利:你的病是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,那一大之病呢?
維摩詰居士:此病非四大之病,但也不離四大。然而眾生之病從四大而起,他們有病,是因為執著四大為「我」的「我執」之病啊!

此段經文很多高僧大德解釋過,我試著以不同的角度切入兩位大活佛的對話,希望能跳脫依文解義的框架,因為兩位大活佛並非只是在聊生病的事情,他們是以此為話題,點出了眾生的無明及我執障礙了佛性,因而無法明心見性脫離六道輪迴。

我記得我看過一篇詩詞,其詞意優美令人感動,特恭錄如下:
作者為倉央嘉措(六世達賴喇嘛),他在他短暫的生命中寫下無數動人的情歌 (1683年-1706年),這些藏文詩歌被翻譯成漢文,編寫成感動人心的歌曲。
《那一世》
詞:倉央嘉措
曲:郭梵丁

那一瞬,我飛升成仙,

不為長生,只為佑你平安喜樂。

那一刻,我升起了風馬,

不為祈福,只為守候你的到來。

那一日,壘起瑪尼堆,

不為修得,只為投下心湖石子。

那一夜,我聽了一宿梵唱,

不為參悟,只為尋你的氣息。

那一天,閉目在經殿香霧中,

驀然聽見,你頌經中的真言。

那一月,我搖動所有的經筒,

不為超度,只為觸摸你的指尖。

那一年,磕長頭匍匐在山路,

不為覲見,只為貼著你的溫暖。

那一世,轉山轉水轉佛塔,

不為修來世,只為途中相見。

看完這首詩歌,不禁令人動容,若用世俗的眼光,這首詩歌談的是男女情愛,若是用菩薩的眼光,這是生生世世度眾生的大痴、大愛!
師父在其著作如是說:
《貪瞋痴就是佛性》
當我(蓮生活佛盧勝彥)開悟成佛(華光自在佛)的時候,我領悟了二句話:
其一,貪瞋痴就是佛性。
其二,魔就是佛。
……

等到自己修至「不二法門」時,始知:
貪瞋痴就是佛性。
魔就是佛。
「不二法門」就是「無作」、「無修」、「自生」、「自顯」。
……

不二法門的四德就是:
「常、樂、我、淨。」
其四空曰:「頌、現、樂、明。」

所以我說:
無量貪——無量佛。
無量瞋——無量金剛。
無量痴——無量菩薩。

一個開悟的人,其本位是「不動」的,不動則完全無染,無染則本淨現前,本淨現前一切自自如如,無二諦,本來清淨大圓滿。「不二法門」,世上行者能達此者,幾希!
(蓮生活佛文集第102冊—甘露法味)

你問菩薩:我可以愛你嗎?
菩薩說:可以!
你問菩薩:你也愛我嗎?
菩薩說:我愛你!
你告訴菩薩:我願意生生世世追隨你的腳步。
菩薩說:我會生生世世追尋你的足跡,直到你修行成佛的那一天為止。
你告訴菩薩:不見不散!
菩薩說:不見不散!

菩薩願意為了度眾生,生生世世在六道中輪迴,大家愛菩薩,菩薩也愛大家,大家要好好修行。阿彌陀佛!

註一:
六十二見:是外道的邪見,以五蘊為起見的對象,依色法和心法為根本。此六十二見是以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等五蘊法為對象,起常、無常、亦常亦無常、非常非無常等見,如是五四共成二十見;以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等五蘊為對象,起有邊際、無邊際、亦有邊際亦無邊際、非有邊際非無邊際等見,如是二十見,連上面共成四十見;以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等五蘊為對象,起有去來、無去來、亦有去來亦無去來、非有去來非無去來等見,如是二十見,連上面共成六十見;此六十見又加上根本的色心二見,共成六十二見。

〈以上影片來自網路轉載〉

〈以上圖文來自網路轉載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