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6-22

天上人間

天上人間
曾經有位師姐希望我到某寺講經,我問她為何不請上師、法師講經呢?她說,他們從不講經,道場同修人數稀稀落落。但最後敝人以在家居士不宜在佛寺講經為由,委婉的拒絕了她的邀請。

又有一回某師兄又重提到某寺講經的要求,這次我請他先問人家的常住上師,常住上師同意,我就去開課講經,為期四個月,共十六堂課不收費用。人家常住上師以師父的開示都聽不完了,何須找一個居士來講經為由拒絕了。聽到這樣的答案,我一點也不意外,畢竟這裡是人間,誰人沒有地盤的觀念呢?

其實整部《大藏經》在說什麼?
它只說二樣東西。
「真如」─佛。
「生滅」─種子。
師父說:講來講去,說來說去,還不是為了說清楚,真如歸真如,生滅歸生滅,所謂「雲不礙日,日不礙雲」。
但是,就是有些同門再怎麼看,生滅的事物重於一切,那管它真如為何,畢竟這座大寺也好,小寺也好,是他畢生的成就啊!

但學佛一輩子,最大的成就不是有形的廟產,最大的成就是你悟道了沒,你若沒悟道,那麼廟產歸於生滅,你也歸於生滅,你的廟產和真如是兩不相干啊!

師尊曾在其大作中這麼開示:
又有一回,我「神行」到一塊園林之地,有一位頭戴斗笠的老翁在空地上撒種子,那塊土地原本是空無一物的,但,老翁一直在撒種子。
我問老翁:「你撒什麼種子?」
「一切種子!」

「一切種子是什麼?」
「生滅!」

「生滅和真如是同是異?」我問。
「真如是恆而不審,永恆不生不滅。生滅是生滅。如同大日與雲,大日是恆而不審,雲就是雲,雲不會變成大日,大日也不會變成雲。」

我問老翁:「你是誰?」
老翁答:「天上人間第八仙翁。」

突然,我明白了,佛教在人間弘傳,原來教的就是這個,這《大藏經》(經、律、論),書櫃排得滿滿的,一排排的,講來講去,說來說去,全為了這個。

「真如」─佛。
「生滅」─種子。

如來藏心的本體是佛,一切種子是生滅之相,我們學佛的教導,認取真如的佛性,證明了真如佛性,就成佛了。
而一切生滅法,是一切有為法,是成不了佛的,真的實無益處啊!可以說,如來藏心的本體,和生滅的有為法了不相干。但卻在一起,出世入世間。

我不費吹灰之力,就親見「天上人間第八仙翁」,就親見了「真如佛性」,那其他的一切種子,種什麼因,結什麼果,種什麼花的種子,開什麼花,和「真如佛性」了不相干。

我明白的是。
大日恆在。
有雲無雲均不礙大日恆在。
大日不變成雲。
雲也不變大日。
(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80冊—天邊的孤星—天上人間第八仙翁)

蓮花童子下生人間教導我們直取真如,諸佛菩薩亦然!生滅有為法,只是一場遊戲,一場夢,大家拼命往這裡鑽,最後生滅還是歸於生滅,什麼也留不住啊!

最後,敝人問大家誰是「天上人間第八仙翁」?
法藏佛問師尊:
「你仔細想一想,什麼是天上人間第八仙翁?」
我啞口無言。
法藏佛說:「參、參、參。」
我抬頭看見「大日」,又看見「大日」底下的雲,我想起「雲不礙日,日不礙雲」。
猛然大悟。
我說:「我就是天上人間第八仙翁。」
我明白了。

師尊明白了,小弟明白了,你們明白了嗎?
明白了,你們也是「天上人間第八仙翁」呀!
知否?
知否?
知否?

〈以上圖文來自網路轉載〉
康有為《行書天上人間七言軸》:天上人間千往還,而今遊戲在人間。生民​​疾苦何忍去,木石與居猶自頑。茅舍槿籬盤磴道,茂林修竹杭崇山。結廬人境心仍遠,呼吸通天開九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