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6-11

平常心

平常心
某師姐問:什麼是平常心。
簡單的說:很平常的心,就是平常心。
但是這個答案似乎太簡單,缺乏法味!
道一禪師說:「平常心是道。」
所以,非得說出一番道理,不然就是唬弄人家囉。
何謂平常心?
有人說:
無造作、無是非、無取捨、無斷常、無凡無聖。
有人說:
平常心就是「不立」、「不破」、「不取」、「不捨」。
你們看得懂嗎?
我是看不懂啦!

請問:世間有什麼的東西是可以「不立」、「不破」、「不取」、「不捨」?
大家看到的都是「可立」、「可破」、「可取」、「可捨」的,不是這樣嗎?
請問:世間有什麼的東西是可以「無造作」、「無是非」、「無取捨」、「無斷常」、「無凡無聖」?
大家看到的都是「有造作」、「有是非」、「有取捨」、「有斷常」、「有凡有聖」的,不是這樣嗎?

大家以為「平常心是道」是這樣子——
看它日出,看它日落。
看它潮起,看它潮落。
看它春去,看它冬來。
看它興起,看它衰敗。
看它相識,看它離別。
以上這些若是不會在你們心裡留下痕跡,你們一定以為這樣子就是得「道」了,那麼恭喜大家,你們都得道了!

我就來說說敝人的家族史:
我的高祖父黃靖卿、高祖母許寄是在同治年間出生,兩人約在二十歲時結婚,約過了十年生下曾祖父黃永正,當時日本剛接收台灣。高祖父如何成為大地主我並不清楚,可能是繼承先人開墾的土地吧,據《嘉義縣誌》記載曾經營舊式糖廍,大概是事業有成使得日本接收台灣後便擔任了保正,後來更擔任街庄長、區長、庄長,職位越升越高,並受政府獎勵授配紳章,可見與日本政府關係良好,而能夠擔任嘉義銀行的要職、信用組合長也顯示財力的雄厚。
高祖父是地方鄉紳又有財力,捐款贊助公益是一定有的,像是籌建水上國小、加入紅十字會、贊助宗教團體等等,而從當時文獻資料中的照片其穿西裝、戴眼鏡,還有晚年與文藝人士、嘉義市長夫妻的合照來看,高祖父當時的財力、聲望可不小。
我記得曾祖父黃永正共娶了三房妻妾,生下九個男生,我的祖父排行老大,我的父親也是排行老大,我也是長孫,在家族中的地位算是很高了。據五叔公說,當時光是土地就有三十六平方公里(3600公頃),但身為長孫的我,並未繼承到一分一毫,這是時代演變的結果,祖先的餘蔭並不一定能夠照顧到你。(1平方公里 = 100公頃)

你們若問我:會有遺憾嗎?
我說:沒有!
如果我繼承了龐大的家產,我還會去學佛嗎?
富不過三代,我也不過才第四代而已。
古人說:富不過三代,它完整的意思是,「道德傳家十代以上,耕讀傳家次之,詩書傳家又次之,富貴傳家,不過三代。」
沒繼承到龐大的家產,所以我就得像平常人一般,得努力工作,認真讀書,到老了還須精進修行,為自己也為子孫立下榜樣,讓他們知道,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家業,沒有不修便能成佛的道果。

到底什麼是平常心?
空性就是平常心,百姓日用而不知啊!
玄沙師備與韋監軍吃果子,韋監軍問:「如何是日用而不知?」玄沙拈起果子說:「吃。」韋監軍吃了果子,再問同一個問題。玄沙說:「這就是日用而不知。」
「日用」即是禪宗的「平常心」。你們迷失在追逐名利,財色之中,那裡知道,日常生活中種種動作、現象,都是空性的展現,能領悟的人,「道」就在其中啊!

高祖父(年輕)

高祖父(老年)

這是在苦竹寺〈位於水上鄉,主祀觀世音菩薩〉的合影,右起為陳丁奇〈名書法家〉、 林玉山〈名畫家〉、我的高祖父黃靖卿、 張李德和〈名詩人〉和宓汝卓〈時任嘉義市長〉 宓方璀琴〈宓汝卓妻〉。